首页 总点击 月点击 周点击 日点击 排行 推荐数 最新入库 最近更新 完本 分类
小叔文学网 > 都市现言 > 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 > 第209章 燕氏高层会,当面指控燕轩

病房中。

如胶似漆。

也不知道多久。

也不知道多久,彼此才分开。

分开后,池沐沐就这么眼巴巴的一直看着江见衾。

一直看着他。

江见衾被池沐沐都看得无语了。

“池沐沐。”江见衾叫着她。

“叫我沐沐。”池沐沐还是眼睛都不眨的看着他。”

“……”江见衾抿唇。

“不。我们是夫妻关系,叫我老婆。”池沐沐一脸认真。

江见衾没搭理池沐沐。

这样的称呼,至少现在,他很难说出口。

他就不知道为什么,池沐沐能够这么……放得开。

“老公。”池沐沐突然开口。

江见衾心口明显动了一下。

原本因为激吻后两个人都有些微肿的唇瓣,此刻就这么上扬着好看的幅度。

池沐沐笑了。

看着江见衾的样子,笑得很明显,“你是不是巴不得我这么叫你。”

江见衾睨了一眼池沐沐,否认,“没有。”

“你表情出卖了你。”

“老公。”池沐沐又叫了他一声。

江见衾没回应。

“老公。”池沐沐又叫他。

就是叫得江见衾心花怒放。

“你笑起来真好看。”池沐沐由衷的说道。

江见衾真的有点招架不住池沐沐了。

他说,“我想上厕所了。”

“哦。”池沐沐连忙起身想要扶着他下床。

“让护工来。”江见衾这次口吻很坚决。

“不行!”池沐沐一口拒绝。

“池沐沐。”

“不行。”

“沐沐。”

“不行。”

“老婆。”江见衾突然开口。

“好。”池沐沐答应了。

就是这么没原则。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江见衾皱眉。

池沐沐说,“护工不能看你尿尿。”

“……”池沐沐你脑袋瓜里面到底都装的什么。

江见衾白了一眼池沐沐。

“不答应我就不同意。”池沐沐很坚决。

江见衾的身体,除了她谁都不能看。

她都没看几眼呢。

凭什么便宜了欧巴桑。

“护工不会看!”江见衾真的是无语了。

“那好吧。”池沐沐就非常高兴的,杵着拐杖叫了护工进来。

江见衾之所以不让池沐沐扶他是因为,池沐沐腿脚本来就不方便,而他们两个人,都不能摔。

江见衾上完厕所从洗手间出来。

“老公。”池沐沐又叫着他。

叫得很顺口。

“嗯。”江见衾应了一声。

池沐沐说,“我想搬过来和你一起住。”

江见衾看着她。

“和你住一个病房。”池沐沐说。

“我们不是一个科室。”医院从来没有这个规矩。

“我就要和你一起住。”

“沐沐……”

“要和你睡一张床。”

“听话。”

“不听。”

“老婆。”

“这次也没用。”池沐沐很坚定,“以后,我要寸步不离!”

江见衾对池沐沐,真的很无奈。

池沐沐说,“直到,吃了你。”

“……”

那之后。

池沐沐就真的和江见衾住在了一个病房,还睡到了一张病床上。

市中心医院很快都传开了。

据说江医生第一次在医院给自己使用了特权,亲自给院长打了申请,和自己老婆住在了一个病房里。

果然。

一本正经从不走后门的江医生,和传闻一样,真的爱惨了江太太。

……

乔氏集团。

乔箐坐在自己办公室。

她看着燕衿发来的微聊信息:明天上午十点燕氏高层会议,准时召开!

燕衿的办事效率,比她想的更高。

短短半个小时时间,就明确的给了她回复。

她眼眸微动,给乔治发了信息。

乔治此刻刚上完一节课,看到她妈的信息,回拨过去,“我刚下课。”

“下午给老师请假,回去帮我做点事情。”

乔治皱着小眉头,“我经常旷课。”

“……”

“不过昨天的小考出来了,我全校第一。”

这是在炫耀吗?

乔箐连忙恭贺,“乔治你真棒。”

乔治不太在乎,所以也没有任何回应,他说,“你很急吗?”

“嗯。”因为明天十点就要。

而她之所以这么急,是因为项目不能耽搁。

多耽搁一天,就会多损失一天。

她几乎能够肯定,这件事情肯定是燕轩做的手脚,但她姚拿准了,明天才能够当着燕氏所有的高层,手撕了燕轩!

“好。”乔治还是答应了,“我让文叔叔来接我。”

“我把我需要的东西发你手机上。”

“嗯。”乔治乖乖点头。

挂断电话,乔治才没想过要给老师请假。

他直接从自己的座位上离开,走出学校教室。

他一边走一边给文逸拨打电话,“文叔叔,我有点事情要回家,麻烦你来接我一下。”

“好。”文逸连忙答应。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他就从照顾四爷的起居,变成了照顾小少爷。

……

下午五点半。

乔箐准时下班。

捋清楚了电商试点项目的起因之后,就不需要再做一些无谓的加班了。

她下楼。

楼下明朗在等她。

难得,没有看到燕衿。

这货。

来接她也只是心血来潮吗?!

好吧。

她好像有点习惯燕衿的存在了。

她坐在轿车上,淡淡的看着南城的街道。

明朗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说道,“程先生说,燕四爷的头发样本已经拿到了,让你尽快拿到燕老爷子的。”

乔箐眼眸微动。

说得轻松,谈何容易。

一不小心就会露馅了。

那一刻还是应了一声,“嗯。”

轿车到达竹沁园。

乔箐以为燕衿今晚或许会加班,所以才不没有来接她下班,然而她走进大厅的时候,看到燕衿坐在沙发上,旁边坐着的是乔治,两个人看上去很严肃。

乔箐还真的觉得这个画面很惊奇。

燕衿和乔治看着乔箐回来,也有些惊讶。

大抵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准时下班。

“今晚不加班?”燕衿问。

“事情做完了就不加了。我又不是工作狂。”乔箐随便也坐在了沙发上。

此刻文逸在忙碌着给他们准备晚餐。

“那你上楼洗个澡,舒服一些。”燕衿提议。

乔箐皱眉。

她总觉得此刻的燕衿和乔治,似乎有猫腻。

想了想。

决定不打扰他们,所以也就真的起身,上楼了。

楼下。

就又剩下燕衿和乔治两个人。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燕衿说,“你开条件吧。”

就是谈生意的口吻。

乔治回答,“把我妈还给我。”

“想都别想。”

“那你也想都别想。”乔治小脸上,一脸坚决。

下午时刻。

他刚昨晚弄完他妈要的东西,就看到燕四爷回来了。

回来就让他到楼下,说有事情找他。

然后他们两个人就这么坐在了沙发上。

谈判。

燕四爷让他把燕氏的漏洞修复了。

但他。

不愿意。

“乔治。”燕衿严肃的叫着他。

乔治也很严肃的看着他。

“你知道你现在这么做,对谁损失比较大吗?”燕衿问。

乔治只是看着他。

“你妈。她持有燕氏百分之八的股份,你要是让燕氏因为你出事儿了,你母亲的经济也会遭受损失。”

乔治说,“我妈说,这点小钱,她挥霍得起。”

“你妈给你说过了?”燕衿看着乔治。

“说过了。说我只要喜欢,想怎么样都行。”

燕衿暗自咬牙。

也没想过他堂堂南城燕四爷,有一天会栽在一个小屁孩的身上。

有一天会低声下气来和一个小屁孩谈条件。

关键是这个小屁孩,还一脸不屑。

“燕四爷。”乔治叫着他。

燕衿眉头微皱。

这个称呼不好,得改。

总有一天得改。

“其实也可以答应你。”乔治突然松口。

燕衿看着乔治。

总觉得乔治看上去一副书呆子模样,事实上,内心腹黑得很。

“你当初是怎么对我的。”乔治说。

“当初?”燕衿没听明白。

“让我在家里洗碗拖地洗衣服。”

“……”这么记仇。

“一个星期。”乔治伸出自己一个手指头,“你做一个星期,我就答应你,帮燕氏的漏洞修复了。”

燕衿就这么盯着乔治。

“以牙还牙。我妈说这才叫公平。”乔治突然笑了。

就是。

很少会笑。

但这一刻,就这么狡诈的笑了。

笑起来,带着小孩子的幼稚,模样分明可爱得很。

原来。

这小屁孩也会有高兴的时候。

燕衿嘴角扬起一道幅度,“一言为定。”

乔治怔了一下。

他没想到燕四爷这么爽快就同意了。

他总觉得他应该也会很冒火。

不管了。

反正他觉得报复了就行。

他从沙发上跳下去,然后起身说道,“我去叫我妈妈下来吃晚饭了。”

心情还很好。

估摸着是觉得自己,胜了一局。

乔治蹭蹭蹭的跑上楼。

乔箐没洗澡,就是换了一套舒服一点的家居服,看着乔治敲开了她的房门。

她以为是燕衿。

好吧。

她似乎越来越习惯那个男人的存在了。

她看着自己儿子,“什么事儿这么开心?”

“就是……”乔治说,“欺负了燕四爷。”

乔箐笑了一下。

你还能欺负得到他?!

你怕是哪天,自己会被他吃得骨头都不剩。

“对了,你要的东西。”乔治把一个U盘递给乔箐。

乔箐接过来。

她摸了摸乔治的头。

有乔治在,真的省了她不少麻烦。

“要吃晚饭了。”乔治提醒。

“好。”乔箐点头。

乔治转身准备下楼。

“乔治。”乔箐突然叫着他。

乔治回头。

“你的头发,要不要剪了?”乔箐问。

乔治摸了摸自己的一头卷毛,“你觉得不好看了吗?”

那倒不是。

只是。

乔箐嘴角笑了笑,“我就是觉得看太久了,想给你换一个发型。”

“哦。”乔治不太在乎。

“走吧,下楼吃晚饭。”

“嗯。”

两个人一起走向客厅。

此刻正好,文逸邀请他们过去吃晚饭。

三个人就这么坐在饭桌前。

三个人吃得都很安静。

乔箐突然问燕衿,“老爷子的生日晚宴是明天吗?”

“嗯。”燕衿点头。

“我还没准备礼物。”

“不用太费心。”燕衿说。

不用太费心,也得费心是不是?!

“你爸喜欢什么?”乔箐问。

“没特别喜欢的。”

乔箐无语。

回答了跟没回答有什么区别。

吃过晚饭。

乔箐带着乔治准备下桌,就看到燕衿开始收拾餐桌上的碗筷了。

乔箐诧异。

燕衿说,“给自己老婆儿子洗碗,我乐意之至。”

“……”大佬抽风了?!

乔治嘟嘴,似乎不喜欢燕衿这么欣然的样子。

他应该像他当时那样,不情不愿才对。

乔箐当然没那么多心思放在燕衿身上。

他爱洗就洗吧。

她转身走向客厅。

乔治没离开,站在旁边,看上去是在监督。

燕衿对家务活,确实不太擅长,所以洗碗洗得也不利索。

“旁边的泡沫。”乔治指挥。

燕衿照做。

“地上的水渍。”乔治继续指挥。

燕衿照做。

文逸就在旁边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

他家爷,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这么听一个小屁孩的话了。

洗完碗。

乔治说,“该拖地了。”

“我来就行。”文逸连忙说道。

“不用,我来。”燕衿直言,“作为一个大男人,应该给家里分担家务的。”

“……”爷你脑门又被门夹了吗?!

乔箐看着电视的那一刻,也由不得我那个那边看了一眼。

爷一天真的是变化莫测。

别墅很大。

燕衿上下拖地,时间很长。

乔箐有些困了。

她看燕衿似乎还早,打了一个哈欠,对着拖地的燕衿说道,“我先回房了。”

“好。”燕衿说,“你早点休息,今晚别等我。”

谁要等你啊。

乔箐直接上了楼。

燕衿继续在家里拖地。

乔治继续在旁边建工。

乔箐转头忍不住看了一眼。

总觉得燕衿和乔治的画面……

她觉得还是不宜,看得太多。

她回到房间,洗完澡之后,就躺在了床上。

这栋别墅这么大,燕衿怕是要拖到半夜。

仔细一想,还是能够猜到燕衿出人意料的举动。

大抵是乔治的“条件”。

她躺在床上,此刻也有些睡不着。

她在想,怎么才能够拿到燕老爷子的一根头发。

明天燕老爷子的生日宴,会不会有机会?!

程凯之还真的会给她出难题,让她在老虎头上拔毛!

乔箐就这么躺在床上想了很久。

越想,就越是睡不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燕衿推开了房门。

房门内看着乔箐还留着灯坐在床头,心情似乎很好,“在等我?”

爷还是不要太自信。

“再等我两分钟。”燕衿说。

等你两分钟做什么。

“洗完澡。”燕衿笑。

乔箐瞬间秒懂了。

这货一天精力这么旺盛的吗?!

然而就是很旺盛。

洗完澡的某人,就直接把某人,压在身下了。

乔箐真的有些崩溃了,她那一刻都要踹不过气了,她说,“每晚都要吗?”

“嗯。”某人点头。

“每晚都要这么多次吗?”

“帮助睡眠。”

“……”骗鬼啊!

一晚上的折腾……谁TM说的高冷禁欲了?!

出来。

看劳资不打死你!

……

翌日。

乔箐睁开眼睛。

不得不承认,因为有燕衿之后,她每天都是被闹钟吵醒的,再也不用一大早就自己醒过来,然后就睡不着了。

失眠什么的,妥妥的不存在了。

她腰酸背痛的起床。

“箐箐。”身边,有个迷人的男性嗓音,就这么叫着她。

乔箐真的不想听到这两个字了。

她觉得,会胡思乱想。

她掀开被子就离开了。

她觉得在床上多待一秒都危险。

燕衿看着乔箐的背影,嘴角笑得分明很好看。

他慢条斯理的起床,也跟着走进了洗手间。

乔箐坐在马桶上,瞪大眼睛看着燕衿。

“我有钥匙。”燕衿扬了扬。

所以,她反锁有个屁用!

“你继续,我等你。”

“……”

两个人洗漱完毕,乔箐换衣服化妆。

燕衿换衣服,等她。

然后一起下楼,吃早餐。

乔治此刻也在饭桌前,大概没怎么睡醒,有些没精神。

乔箐摸了摸乔治的头,“找时间给你把头发剪了。”

乔治抬头看了一眼乔箐,应了一声。

吃着早餐。

燕衿问道,“现在跟着我直接去燕氏,还是一会儿你从乔氏这边过来?”

“我直接跟着你去燕氏。”

“好。”燕衿点头。

点头那一刻,嘴角分明笑了。

乔箐看着燕衿的模样。

她就不明白了,这有什么好高兴的。

两个人的互动。

“别忘了刷碗。”乔治突然开口。

就是不开心了。

不开心他妈现在的眼神,都放在燕四爷的身上。

他觉得他都要失宠了。

“嗯。”燕衿点头。

所以早饭后,燕衿又开始洗碗了。

乔治因为上课时间稍微早一点,所以就先离开了别墅。

离开后。

燕衿就直接把未洗完的饭碗放下了,“文逸。”

“……”不是说好你洗的吗?!

文逸过去接手。

燕衿慢条斯理的把手上的泡沫冲洗干净,然后走向在客厅沙发上玩着手机等她的乔箐。

乔箐抬头看着燕衿,又看了一眼那边洗碗的文逸。

“四爷,你这么欺骗一个小朋友,怕是不厚道。”

“我怕你等我太久。”

“没关系,我很闲。”

“哦,我不闲。”

然后下一秒。

整个人就扑了过去。

文逸都不敢抬头了。

他家爷,什么时候这么骚了!

一直!

一直!

乔箐在内心咆哮。

她此刻坐在燕衿的奢华轿车上,补口红。

燕衿就这么看着她,眼神就这么一直放在她的脸上。

乔箐当没看到。

她怕她随便给一个眼神,她补好的口红,又没了。

轿车一路到达燕氏集团总部公司。

乔箐其实也是第一次来这里。

第一次,还是被这里的建筑装潢震惊了。

乔氏其实在门面上做得还是可以,然而在燕氏面前,就真的小巫见大巫,秒成了碎渣。

她保持冷静。

在司机恭敬的给燕衿打开车门之后,燕衿下车,然后弯腰,牵着她下了车。

门口处,早就候着前台接待了。

看着燕衿和乔箐下车,连忙恭敬道,“总裁。”

眼睛微点头。

他牵着乔箐直接走进去。

大厅中,从大门进去,两排还站着至少20人的前台迎接。

他们走过。

所有人90度鞠躬。

乔箐眼眸微动。

燕衿每天都要享受,这种高等待遇吗?!

她跟着燕衿,走向一个电梯。

电梯显然是,专用电梯。

电梯处的工作人员看到燕衿到来,连忙摁下了电梯。

电梯俨然是在一楼,此刻摁下就打开了。

燕衿牵着乔箐走进去。

电梯处的工作人员也跟着走进去,恭敬的为他们摁下楼层,随时等候差遣。

电梯很快到达,32楼。

总裁专用楼层。

也就是说,这一层楼,都是属于燕衿的。

电梯门打开。

外面也已经恭候了好几名员工,占成两排,90度鞠躬。

燕衿就真的习以为常,习以为常的带着乔箐,走进了他偌大的办公室。

真的是偌大……

长这么大,她真的没见过这么大的办公室,初步预估都在200平以上。

这货还真的很会享受。

“总裁。”办公室门外,一个女秘书跟随而进,“我来给您汇报今天的行程安排……”

“除了今天上午十点的高层会议,其他的行程都给我推了。”

“是。”女秘书恭敬,恭敬着又问道,“总裁还是喝黑咖啡吗?”

“不,今天喝卡布奇诺。”

“……”秘书似乎是怔了怔。

他们总裁从来不喝加糖的。

更别说这么甜的咖啡。

“应一下心情。”燕衿吩咐,“两杯。”

“是。”秘书连忙恭敬道,离开。

燕衿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

乔箐坐在他的会客沙发上。

两个人距离还真的有些远。

秘书给了乔箐和燕衿一人一杯咖啡。

乔箐说一声谢谢。

秘书微笑着离开。

离开出去之后,就有些不淡定了。

不只是女秘书不淡定,全公司人都在不淡定。

秘书坐在电脑面前,在公司员工私人小群里面发消息,

“近距离看到了总裁夫人了,本人不能太美!”

“真的吗?我今天远远看了一眼,看着她和总裁一起出现,两个人真的太般配了。”

“以前总觉得我们总裁谁都配不上。“

“总裁为什么会带着夫人来上班?”

“新婚燕尔吧。”

“我告诉你们。”女秘书打字。

是真的群里都要闹翻天了。

她打字都要漏掉很多信息。

“平时总裁都是喝黑咖啡不加糖的,今天他叫了两杯卡布奇诺,还说应一下心情。这就是说他此刻心情很甜啊,会因为有总裁夫人陪伴,所以心情很甜。”秘书一边打字一边兴奋。“在总裁身边这么多年,我都没见过总裁笑过几次,但自从他结婚了,他好像每天都有笑……”

“我太羡慕总裁夫人了……”

“我也是。”

公司,永远都没有秘密。

私群的消息就这么在燕氏的所有大小公司流传。

所以所有人都知道,今天总裁带着自己的小娇妻来上班了。

连燕氏旗下的燕丰银行都传了个遍。

那个时候燕轩正打算出发去总公司开会。

昨天突然收到高层紧急会议,他也觉得有些诧异。

以往这种规模的高层会议,一般会提前两周通知。

他走进电梯,就听到电梯里面有两个女员工在说话,“听说总公司那边,总裁把夫人带去上班了。”

“我也听说了。”

“总公司那边的人都说,总裁夫人本人美爆了。”

“我没见过本人,但是在八卦新闻上看到过,长相真的是无可挑剔……”

燕轩脸色有些微变。

旁边的助理瞬间就发现了他的情绪,一个眼神看向身后的两个女员工。

女员工立马不说话了。

电梯到达。

燕轩冷着脸走出去,坐进了自己专用小车内。

助理坐在副驾驶室。

轿车往燕氏总部开去。

车上。

燕轩冷声,“我四叔把乔箐带去公司了?”

助理连忙回答,“今天公司内部的一个八卦,听说是。”

燕衿脸色一黑。

他四叔还真的被乔箐这女人迷得,神魂颠倒了。

上班还能带着乔箐一起!

他眼眸一紧。

对着助理吩咐道,“问问,乔氏那边在电商项目上,在做些什么动作?”

“今天一早就问过了。乔氏那边还在和当地的供应商洽谈,似乎很想通过供应商来让线下团购活动终止。”

燕轩冷笑了一下,“乔箐还真的是有些蠢。”

“是总经理太聪明。”助理连忙拍马屁。

燕轩有些得意。

轿车很快到达燕氏总部。

此刻陆陆续续很多高层都已经到了。

燕家人大多数都是高层领导,所以几乎全部都来了,包括燕家长子燕祎,二女儿燕岚,三儿子燕琛,燕家长孙燕轩,以及燕老爷子的侄子侄女,总之姓燕的在高层领导中占了一半,剩下一半是燕家招聘的高端人才。

偌大的高层会议室里面,按照职位高低,坐下了50人。

所有人都有些不明所以,所以会议室还未开始之前,都在交头接耳,完全不知道今天什么重要事情,需要所有人突然赶来参加。

乔箐其实还是挺佩服燕衿的。

毕竟,燕衿什么都没问,真的是什么都没问,就给她组了这么大一个局。

她初步看了一眼,坐在燕氏高层会议室里面的人,真的都是非富即贵。

她就这么跟在燕衿身后。

在众目睽睽之下,坐在了燕衿身边,最中间的位置。

现场所有人显然都惊讶了。

惊讶的看着燕衿带着自己老婆出现。

本来,燕衿带老婆上班就不合常理了,现在居然还带着她来参会,这怕是太过了。

而燕衿这么多年从来不会做这么没有分寸的事情。

一时之间,会议室里面所有人都带着惊讶所有人也都不敢多问。

燕衿也没有给什么解释,他坐在正中间的位置,开口道,“今天之所以召集各位紧急召开高层会议,主要是我夫人乔箐,她有些事情需要当面给大家说……”

“总裁。”燕岚忍不住开口了。

燕衿看着自己二姐。

燕岚站起来,“我一向觉得你做事情很有分寸,所以甘愿听从你的安排。但是今天,你为了你老婆的一点小事情,让我们所有高层放下工作来过来,你这样兴师动众,不觉得有点太过了吗?!”

“燕衿。”燕祎此刻也开口道,“不得胡来。”

燕祎毕竟是长子,虽然职位没有燕衿,但还是端着老大的架子,带着些批评的口吻。

“总裁。”外聘高层王科开口,“就算夫人有什么对我们的需求,我个人觉得也应该由总裁来给我们安排,真的不应该让一个外人来我们燕氏的高层会议室,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都是签了保密协议的,总裁这么唐突的带着自己的夫人出现在这样的会议上,我确实觉得,总裁考虑不周。”

一时之间。

会议室有了好些,质疑的声音。

燕轩坐在底下,暗地笑得很阴险。

他四叔怕真的是被迷惑得不清,居然就这么带着乔箐来这种会议了。

他倒是想要看看,他四叔怎么给这么多人解释。

燕衿还未开口。

乔箐突然开口了,她说,清脆的嗓音,就是不缓不急,沉着冷静,她说,“不知道持有燕氏原始股,算不算就是燕氏的自己人?”

所有人惊讶了。

燕轩那一刻明显,也怔住了。

乔箐怎么可能有燕氏的原始股?!

不会是?!

他看着燕衿,有些不相信他四叔会把股份转让给乔箐。

“乔箐持有燕氏百分之八的股份。”燕衿说,当众宣布,“这是股份转让书,各位高层可以过目。”

燕衿手一扬。

会议室里面的工作人员,连忙上前拿过,然后把转让书一一拿给所有高层看。

燕轩是真的很认真的看了。

真的看了好几眼。

里面的条款甚至对乔箐而言,全部都是有利的,完全可以说是无条件转让。

燕轩真的不相信,真的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只是转让了股份,还是把他自己持有的所有股份都转给了乔箐。

要知道燕氏的原始股,现在除了留在外面的百分之十,百分之八十二都在燕老爷子的手上,只有燕衿有百分之八,燕家其他人一分都没有,然而乔箐居然有百分之八!

不可能!

“燕轩看够了没?”燕衿提醒。

是因为那本股份转让书在燕轩那里,放太长时间了。

燕轩回神。

他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无异,他说,“看了,就是确定一下,总觉得有些让人吃惊。”

他递给他旁边坐着的燕岚。

燕岚也这么仔细看了一遍,“燕衿,爸知道吗?”

知道,你这么把股份随便送人吗?

“他让我转的。”燕衿直白。

燕岚脸色有些微变。

燕家的股份,他们燕家自己人都没有,居然给了一个外人!

以前虽然也只有燕衿持股,其他三兄妹虽然不服气,但毕竟燕衿是燕家人,何况能力确实很强,他们也不得不服。

然而现在。

燕家的股份,就这么在一个外人手上了!

燕轩显然也接受不了。

乔箐到底何德何能,还能够得到他爷爷的厚爱。

乔箐这个二手货。

到底有什么资格,得到她四叔这般宠溺,得到他爷爷这么的认可!

他一定不会让她这么耀武扬威下去。

高层会议室里面。

所有高层都看过转让书了。

那一刻除了燕家人有些愤愤不平之外,其他人也都不敢多言了。

“不耽搁大家时间了。”乔箐从座位上站起来。

毕竟现在她是燕氏第二大股东,所以就开始有了她的绝对发言权。

她说,“今天我让燕总裁帮我召集各位领导人过来,除了和各位见面认识之外,还有一件事情,我有些不太明白,需要在座的各位领导给我解答。”

现场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这么看着乔箐。

看着这个女人,这个看上去分明年纪轻轻的女人,当着这么多人面,居然可以这般的沉着冷静。

她说,“我想问一下,燕氏集团是不是以盈利为目的?”

所有人面面相觑。

是不太明白乔箐要说什么。

“燕总裁。”乔箐突然叫着燕衿。

“在。”燕衿显得很恭敬。

按照公司的体制。

股东身份自然高于所有公司员工。

“你管理着整个燕氏,麻烦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作为盈利性企业,当然以盈利为目的。”

“会做公益事业吗?”

“为社会做贡献,也是企业的责任。”

“会默默无闻的做公益吗?”

“为了口碑发展效应,一般不会选择默默无闻的方式。”

“我希望燕总裁能够给我一个更精准的答案。”乔箐对着燕衿,表情严肃。

两个人看上去就好像真的是,公事公办。

而所有人还是不太明白,今天乔箐到来的目的。

但不妨碍,所有人看两个人的互动。

不只是养眼,还很有气场。

燕衿回答,“首先,企业需要生存,所以企业必须盈利,这是大原则。而一旦企业盈利,在能力范围内,当然要回报社会,回报社会可以有很多种方式,比如默默无闻比如昭告天下。企业一般会选择昭告天下的方式,因为可以赚足口碑,口碑可以给企业带来价值,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而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选择的自然都是事半功倍。”

“我的理解就是,燕氏如果要做公益,那么就一定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乔箐在确定。

“可以这么说。”

“好。”乔箐点头,她转头对着所有人,“在我的理解里,我也觉得一个企业如果要做公益,肯定是要奔走相告的,不管是主动或者被动,至少多要被大众所知道,这样才能够提升我们企业的一个市场价值。但是现在,我在我们燕氏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想象。”

所有人都看着乔箐。

瞬间明白,乔箐此刻要说的,才是今天会议的主题。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南城闽泽区的一个线下团购活动吗?活动力度很大,几乎是商家成本销售,现在正在闵泽区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商家没有利润,积极性却非常高。”乔箐问。

燕琛接嘴,“我刚好去那边出差,也听说了当地的一个活动,因为效果很好,所以也去了解了一下,确实是一个成本销售,商家没利润,而且一个用力过猛,可能还会亏损。”

“你觉得商家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情?”乔箐问燕琛。

“吸引人气。”

“那如果你是商家,你愿意吗?”

“分情况,如果只是一两天的活动,带来了人气之后用后面的销售来弥补亏损,我觉得我是可以接受的。”

“燕总应该很清楚,那个活动是一个月。”

“所以我是不愿意的。”燕琛给予肯定答复。

“那么燕总深究过,为什么当地的商家愿意吗?”

“我在那边待的时间不长,没做深入调研。”

“那么现在燕总能不能揣测一下,当地商家的一个心态?他们为什么会这么积极?”

燕琛想了想,“或许是被迫参加。”

“事实上不是。”乔箐说,“是因为,有人给了额外利润补贴。”

燕琛直接反驳,“不可能,当地的商联还没有这份势力。”

“当然不是商联,是燕丰,燕丰银行的无条件给与!”乔箐一字一顿。

话音落。

矛头直接指向了燕轩!

------题外话------

明天让燕轩颜面尽失,如何?

喜欢的亲,给个月票,么么哒。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